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bet36联盟 > 啃小族,把孩子当成牟利工具

啃小族,把孩子当成牟利工具

2020-09-26 09:13

  本版图片均为资料图

  本版图片均为资料图

  “淘宝童模被踢打”“3岁女童被喂到70斤”“一岁半的宝宝喝啤酒”……近期,网络平台上的诸多争议性事件让人们把目光聚焦在“啃小族”身上。实际上,随着短视频、直播行业发展,越来越多的儿童被父母推到镜头前,沦为大人的牟利工具。

  暴利诱惑下家长红了眼

  今年8月,“3岁女童被喂到70斤”的新闻引发关注。据了解,女童被称呼为“佩琪”,她的母亲在去年为孩子申请了直播和短视频平台的账号,并上传一些关于孩子“食量惊人”“几秒吃完”的视频。经营账号的父母放任她吃汉堡、炸鸡等高热量食品,捕获一拨粉丝。

  在网友强烈声讨下,相关视频账号被封号处理,但“佩琪”的遭遇并非偶然事件。四川一位名叫望望的小男孩,在某平台直播表演走钢丝绝技,在没有任何保护措施的情况下,要站在12.5米高的钢丝护栏上行走1公里。不仅如此,关于他“能喝两瓶啤酒,爸爸爷爷都支持”的视频也在网络上热传,其父亲却认为“更多人关注孩子”“没什么不好”。

  还有一个2岁女孩,连续一个月在平台上直播唱歌跳舞,每晚近两小时的一场直播,就能给爸妈赚来5000块。

  为了直播带货,失去一条小腿的小悦宝成了父母的卖点!父母拍下4岁女孩的伤痛、日常丑态,360度全方位地暴露在网络上……

  在抖音搜索“宝宝吃饭”“小吃播”就会发现,不同视频博主的画风基本一致:小至几个月、大到四五岁的宝宝被推上“主播”位置,超量吃饭成为卖点,直播界面里还有兜售儿童围兜、座椅等商品的链接。

  一位行业内人士说,创作的低门槛让网络直播越发低龄,流量的赚钱效应更让部分家长红了眼。以吃播为例,起初多数家长尚能保持孩子的健康饮食,但一些家长摸透了观众心理,发现了流量变现的窍门,便不惜以牺牲孩子身体健康为代价,人为制造奇观吸睛。

  儿童精神损害不可忽视

  相比于“3岁女童‘吃播’胖至70斤”等较为极端的案例,多数“啃小族”家庭“消费”子女的行为危害是隐性的、缓慢的,甚至是裹着“糖衣”的。而此种短视的“啃小”行为对未成年人施加的精神侵害并不小于肉体侵害。未成年人价值观尚不成熟,如果过度参与直播逐利,价值观就极易被“带歪”,导致孩子形成功利庸俗心态。

  浙江师范大学教师教育学院副教授王丽华认为,功利庸俗心态可能会让孩子误以为只要“卖萌”“卖颜值”就能挣钱。至于这样挣钱是否长远、有无负面影响,则不在其考虑范围。此外,鼓励孩子“赚钱养家”可能导致家庭责任观错位畸形。“家长跳过责任,转嫁家庭角色中本应承担的压力,形成畸形的家庭分工。”王丽华认为,长此以往,孩子会认为“我只要给家里钱,我就承担了家庭责任”,亲子关系由此被淡化,甚至导致孩子不愿意亲近父母,想逃离父母的掌控。

  未成年网络直播乱象频出,还将导致孩子被提前职业化、成人化。孩子可能因此体验不到童年的乐趣,甚至因“挣钱容易”而超前消费、挥霍人生。

  谁来保护未成年人权益

  专家认为,“啃小族”过度“消费”孩子,既关乎儿童教育,也关乎儿童权益保护。建立健全法律规范,以系统化管理规范直播平台和家长的行为,为孩子健康成长保驾护航,正当其时。

  今年7月,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就加强网络直播营销活动监管公开征求意见。征求意见稿在“严格规范网络直播营销行为”中指出,不得利用不满十周岁的未成年人在网络直播营销活动中开展广告代言活动。

  “很多监护人并不清楚自己监护职责的边界,经常是违法而不自知。”浙江省电子商务促进会副秘书长陈以军说,对于父母错误的监护行为,不能仅寄希望其自我改正,而应当通过部门介入加强监管及规范。

  纵深

  既追流量,

  也要有正能量

  更大视野来看,父母“啃小”、变相虐待宠物只是某些视频博主疯狂追逐流量现象的冰山一角。当常规内容已难在竞争充分的市场上突围时,各种以出格博眼球的策划出现井喷。有以身犯险的,无防护装备爬高楼,坐高速路上拍照片,似乎流量比命都重要;有挑衅规则的,故意破坏丹霞地貌,踩踏警车寻找刺激,在违法的边缘不断试探;还有哗众取宠的,从街头求吻、酒吧搭讪到地铁劈叉、化家暴妆,可谓“节操碎了一地”。

  流量何以让人疯狂到这种地步?艺术家安迪·沃霍尔曾说:每个人都有15分钟的成名时间。过去,传播技术的门槛大大限制了人们成名的可能。今天,各类媒介的极大繁荣,前所未有地调动起了人们的热情。统计显示,今年短视频用户规模将达7.22亿人,一个人人都是记录者的时代来了。基于此,一条流量变现的商业链条已愈发成熟,头部视频博主的营收能力丝毫不比一个明星差。

  总结起来,传播技术赋予了每个人皆可成名的可能,“流量=金钱”这一简单粗暴的逻辑则赤裸裸地挑拨着人们的物欲贪念。于是,魑魅魍魉统统上阵,哪怕是“黑红”也洋洋自得。

  媒介更新是规律使然,短视频时代到来,流量变现的商业逻辑并没有原罪。真正的问题,出在了把关环节的缺失和监管层面的孱弱。绝大多数用户并非专业人士,生产的短视频也极其混杂,这无可厚非。但作为平台,至少要尽到基本的审查责任,对于那些危险的、残忍的、低俗的内容不予通过。短视频的海量化、碎片化无疑为监管带来了难度,但这不是不监管、少监管的理由,而是升级监管模式的动力。比如,完善举报机制,发动网友随时举报不良视频;与平台密切配合,敦促平台守土尽责。

  “每个人都成为生活的导演”,这其实是技术发展的红利,也是生活多彩的体现。对于短视频行业来说,如今站在了一个十字路口。跑马圈地基本完成,野蛮生长难以为继。既追流量,也有正能量,才能走好下半场。

流量何以让人“疯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