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bet36联盟 > 职场霸凌,一个“艰难”的话题

职场霸凌,一个“艰难”的话题

2020-11-04 02:28

  资料片

  资料片

  一列员工集体跪在一排端坐的员工面前,自扇耳光、疯狂拍地……这段视频曝出后,很快刷屏网络。据媒体报道,该视频呈现的是10月21日广东东莞市某家具厂经销商培训会。厂家称,培训的主题是心灵成长,由第三方机构代为培训。之所以出现视频中的场景,是为了打造“铁军团”,让员工们激发出各自最巅峰的状态。而且,这些都是员工自愿的。目前,东莞市人社局已介入调查。无独有偶,前段时间,苏州一企业在某培训会上,为了激励员工,让男女两员工面对面疯狂互扭、猛烈对吼,场面丑态毕现。这一事件再次将“职场霸凌”推上风口浪尖。上述事件是否属于职场霸凌?职场霸凌的准确内涵是什么?

  今年频发多数职工忍气吞声

  职场霸凌在今年获得空前关注。

  近日,深圳一员工爆料称,因不同意降职降薪,与公司高管起冲突,被对方用灭火器打破头,并且在未离职状态被移出了工作群。当事高管回应,该员工当时也动手打人,其他情况不方便透露。双方尚未达成协商,员工已报警。

  今年9月,有网友爆料世硕电子(昆山)有限公司一男子点名时将员工证件扔在地上,员工需要弯腰蹲地拾取证件。

  8月,厦门国际银行北京分行新入职员工杨某因在私下非公款聚餐中不喝敬酒,遭一领导扇耳光辱骂。

  6月,悟空财税服务有限公司成都分公司业务部的7名员工因业绩不佳,接受了吃“死神辣条”的惩罚,两名女员工先后进了医院。

  在北京某培训机构做财务工作的吴先生告诉记者,参加工作后,在下班时间按时下班,被领导质问为什么下班这么早,并在日常工作中对其进行批评。吴先生表示,因为发生在自己工作的单位内部,虽然对领导无端训斥感到不满,精神和身体都受到了伤害,但是因为还要在单位工作,所以只能选择忍气吞声。

  在张华与比欧西(中国)投资有限公司劳动合同纠纷一案中,原告张华作为劳动者,在起诉书中声称,公司通过采取变相转岗、剥夺劳动条件等一系列行为意图逼迫其离职,具体包括取消岗位范围内公司系统授权,将除张华外的全体员工整体转址办公,禁止张华参与公司正常例会等。

  职场霸凌案件并非个例。

  财新网在微博上发起“你遭遇过职场霸凌吗?”投票,在参与的3.9万人中,有1万人表示遭遇过,1.5万人表示“不算,但也被打击过”,还有1.2万人表示没有遭遇过。

  今年6月,智联招聘发布的《2020年白领生活状况调研报告》显示,63.65%的受访白领表示自己经历过职场霸凌,商业服务行业成为第一重灾区,高达75.41%的职场白领自认经历过职场霸凌;排在第二位的行业则是金融业,占比71.28%。

  该报告认为,这两个行业工作强度较大、竞争激烈,给职场霸凌留下了滋生空间。

  据北京律师聂洋城介绍,实务中职场霸凌的现象较为普遍,如上级领导对下级员工当众侮辱、恶意中伤、无端谩骂、打压劝退等都较为常见,不少职场霸凌行为都涉嫌违法。但是司法实务中,很少有劳动者通过诉讼的方式对职场霸凌行为进行诉讼。

  《2020年白领生活状况调研报告》显示,在普遍的失业焦虑下,19.2%的白领不再奢望升职加薪,14.05%将对领导的苛刻更加逆来顺受,表示“不敢随意休假”“更努力工作,不再拒绝加班”的占比均超过1成,另外还有8.18%的白领更加珍惜当下的工作,暂时打消跳槽念头。

  勇敢说不学会收集证据

  职场霸凌,已成为劳动关系领域的重要议题。

  受到广泛关注的厦门国际银行北京分行新入职员工杨某不喝领导敬酒遭扇耳光辱骂这一事件中,杨某选择了采用网络曝光的行为来维护自己的权益。

  今年8月,上海半木轩家具有限公司要求一名员工在产假期间每天手写销售心得的内部邮件引发热议。该邮件显示,人力资源部要求该员工“每天完成一篇销售心得,每小时600字”“一个错别字罚款50元,一句重复句子罚款100元,晚交或者漏交罚款500元”,以及“考虑到哺乳期视力不好,为保护你,安排手写”。

  该事件很快引发舆论关注。随后,该公司在微博上回应称,将在进行完整的事件调查后,严格遵守相关法律法规,进行反思及妥善处理。

  但是,劳动者在使用网络发表言论以维护权益时,也需要注意尺度和方式。

  此前,无锡金投通商融资租赁有限公司将已经离职的员工周彬告上法庭,因周彬在网络上发布“克扣工资,职场暴力,业务提成不发,还有个前同事试用期跑前跑后累得半死,快转正的时候被告知不合格,不给转正直接走人,半年时间就这么浪费在这个公司了”等言论,对该公司的商业、社会评价造成严重损害,侵犯了名誉权。最终法院判决周彬停止对无锡金投通商融资租赁有限公司的名誉侵害,并赔礼道歉和赔偿经济损失。

  目前,劳动者通过个人途径的救济方式不一,效果也存在差异。

  “职场霸凌行为频出,一方面反映了一些用人单位的管理者法律意识淡薄;另一方面,劳动者的一味忍让也让霸凌者更加肆无忌惮。”武汉律师张庆华认为,面对职场霸凌,劳动者要勇敢说“不”。

  “遇到职场霸凌,维权时首先要收集证据,证据包括书面材料、电子邮件、微信QQ等对话记录、电话录音、现场录像、证人证言等。”张庆华说。

  北京市人大常委会立法咨询专家胡功群表示,新冠肺炎疫情又给各行各业造成巨大冲击,经济形势不容乐观,就业压力巨大,一些企业更是变本加厉,形形色色的歧视和“侵害”随处可见。“相较于性骚扰和职业病的显现反映而言,职场霸凌仍处于一种隐晦的境地。目前霸凌议题最大问题在于其内涵和违法性标准本身难以界定,甚至因包括受害者常保持沉默、外界干预不易、公司因人而异的惩罚措施,法律保障不足,证人不愿出面,以及上司深谙在制度内进行霸凌的技巧等因素,造成霸凌难解的现状。”胡功群说。

  纵

  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