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bet36联盟 > 女大学生误入卵子黑市之后……

女大学生误入卵子黑市之后……

2019-05-15 13:44

  资料图

  资料图

  美娟(化名)今年20岁,在杭州一所高校读大二,长得漂亮,身材也不错。前不久,美娟独自一人来到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急诊科,看到医生,泪水夺眶而出:“医生,你救救我吧。”她告诉医生,就这两三天时间,肚子不知怎么突然变大了,还越来越胀,呼吸也很困难,她很怕自己得了不治之症。

  急诊接诊医生发现美娟的肚子看上去和足月的产妇无异,“至少有怀孕七八个月那么大”。综合美娟的症状和检查结果,妇科的周可医生脑子里突然间冒出几个字——“过度刺激综合征”,这是试管婴儿过程中因排卵药物作用而常见的并发症。“你在做试管婴儿吗?”医生一脸疑惑。“没有没有,我连男朋友都没有”,美娟连连否认。

  A

  真相背后

  牵出一起地下交易

  面对医生的问题,美娟开始眼神闪躲,最后还拎包打算走。

  正常女性的卵巢直径约三四厘米,但美娟双侧卵巢直径已有13厘米,比新生儿头部略大。大量腹水抬高横膈挤压肺部,使她出现呼吸循环系统衰竭的症状,而且过度刺激会导致血液浓缩,引发栓塞,美娟随时有生命危险。医生严肃地跟她说:“你这种情况,随时会死的!”这句话击溃了她。

  美娟来自浙南一个小镇,家里经济条件还算可以,在亲戚眼中一直都是“乖乖女”。不久前,看着班级里有些同学买了iPhone XS Max,她很是羡慕,却又不好意思开口向家里要钱。她开始寻找各种“快速赚钱”的方法,有一天,在学校公厕的隔板上看到寻找“捐卵子志愿者”的小广告,酬劳还不菲。心动的她试着添加了QQ号,对方告诉她:卖卵子对身体没有伤害,只需要每天打打针,半个月后取出卵子,就可以赚一两万元。因为急于用钱,美娟心一横,同意了这门交易。

  接下来连续十多天,她每天都按照对方提供的地址去注射促排卵药物,十多天后也取出了卵子,一共获得了1万元钱,再加上自己省下来的钱,顺利买到了手机。不想才用了没几天,她就病了。

  B

  万元卖卵

  钱不是这么“赚”的

  妇科副主任医师胡京辉从她肚子里放出了5000多毫升的腹水,并通过各种支持治疗使她的水电解质恢复平衡,经过三天的治疗,病情才得以稳定。

  胡京辉跟美娟曾有过这样一段对话:“你卖卵子卖了多少钱?”“1万块。”“一颗1万块?”“一共1万块。”“你真是糊涂啊,命都差点丢了。”“挺后悔的,我下次不会了。”“你还想有下次吗?”美娟沉默不语。

  其实,像美娟这样的案例并非少数,网上搜索发现,每年都有因为卵子黑市交易而导致生命垂危或终身不孕的人,并且以年轻女性为主。

  正常成年女性一个月产生一颗卵子,通过跟美娟的交流,医生了解到,这种黑市交易要连续十多天打促排卵药物,这些药物就像化肥一样会刺激卵巢长出一批卵泡,每一个卵泡里有一个卵子,经过生长后,美娟的卵巢被“撑”得很大,里面充满着卵泡,几天后,“工作人员”通过穿刺取卵的方式从她体内取出了大量的卵子。

  不规范使用、滥用促排针是导致美娟出现过度刺激综合征的根本原因。美娟如此严重的病情,主要是因为黑市卵子交易受利益驱动,注射的促排药物都是超量的,并且全程没有对各项关键指标进行监测。文 张苗

  纵深

  地下中介的

  谎言陷阱

  前段时间,微博上一组“卵子黑市”的视频引发了广泛关注,十几个女孩混居在环境脏乱不堪的宿舍里,最小的仅14岁,她们一边吃着饭一边打促排卵针,前往“取卵”地点需要蒙眼,不能带手机,睁开眼时才发现自己被带去一个偏远农村……在武汉,23岁女子小王为还网贷选择卖卵,在打了17天促排卵针后,她不仅卖卵失败,还一度陷入病危,未来生育渺茫。

  有媒体调查发现,在网络上,黑市“捐卵”伴随着试管、代孕的宣传广告,打着“爱心捐卵”“志愿者”等旗号大肆招募捐卵者,其实做的就是买卖卵子的勾当。而在有的医院内,“试管助孕中心”“供卵试孕”的小广告则被明目张胆地贴在楼道内。不法分子在医院散布供卵广告的同时,也将视线转向了高校,在校园女生现身较多的地方如洗手间等张贴广告,招募女大学生“有偿捐卵”。记者冒充买家,对供卵者开出“名校、身高168cm以上、样貌较好”等条件。中介称,一般收费3万元到8万元,“名校和颜值高的会比较贵。”

  地下“捐卵平台”对取卵的风险和危害讳莫如深,一个劲地以所谓的高收益诱惑女孩“捐卵”。曾有一家代孕中介的负责人偷笑着告诉卧底记者:“全要靠忽悠,取卵的危害怎么能告诉她们呢?”

  根据我国法律,进行卵子买卖是违法行为。专业医生表示,地下供卵的一系列操作都游离在法规监管之外,毫无安全保障,步步皆有风险,除了可能给女生带来种种后遗症等问题,严重者会不孕不育甚至死亡。文 宗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