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bet36联盟 > 被人肉搜索毁掉的人生

被人肉搜索毁掉的人生

2019-06-02 15:12

  “人肉搜索”是指以互联网为媒介,通过海量人工互助提供知悉信息的方式,不断汇总和清晰信息,以查找人物或者事件真相为目的的群众活动。它并不是天生的贬义词,但与其相伴生的,多是网络暴力。在很多热点事件中,当事人信息都会被“人肉”出来,然后被肆意传播,甚至有好事网友会打电话、发短信去“骚扰”当事人,给当事人生活、工作带来巨大的困扰和压力。仅去年一年,就发生了多起相关事件,有的当事人不堪网络暴力,甚至选择了自杀。

  ◆2018年9月,一位女老师因发表了对网络小说《魔道祖师》的不满言论,遭该书粉丝人肉搜索及人身攻击。不堪骚扰的老师选择自杀,经抢救后脱离危险。但攻击者仍不依不饶,又对女老师“二次人肉”,声称要找到其所在医院,与她“当面对质”。

  

  ◆2018年8月20日,四川德阳的安女士和丈夫游泳时,与一名13岁男孩起了冲突。双方报警解决,出公安局后,安女士的丈夫当场给男孩道了歉。事发后三天,安女士的丈夫在泳池内和男孩起冲突的视频被剪辑后在网上传播,德阳本地微信群中流传着安医生夫妻详细姓名、电话、工作单位和照片等个人基本信息,伴随着夫妻俩“公务员”“医生”的身份标签,结合孩子家长一方关于泳池里冲突的描述,吸引了大量关注。同时,一些自媒体以《疑妻子被撞男子竟在泳池中按着小孩打》为题发布、转载视频。

  8月25日,安女士不堪舆论压力,分别给亲人朋友同事发了感谢微信,并给母亲留言“妈妈我爱你,请你照顾好我的女儿”后,在自己的车上服药自杀身亡。

  

  ◆2018年6月18日,江苏的南京童先生因2岁儿子被狗咬伤,借着酒劲一怒之下摔死了肇事泰迪犬。童先生说,事后他也很后悔,自己与狗主人陈女士在一条街上做生意,也算是熟人,实在不应该这么冲动。随后,在民警的调解下,双方很快达成了谅解,陈女士不要求赔偿泰迪犬,而童先生也不索赔医药费,这场纠纷得以结束。

  然而很快,有目击者将这件事情发到网上,还有人通过外卖等方式搜索到童先生的手机号码,并四处扩散。接下来的两天,童先生手机几乎被打爆,来自全国各地的电话骚扰、短信诅咒威胁如雪片般涌来。

  6月21日晚,从没想过自己会上电视的童先生,主动通过江苏城市频道《零距离》节目向公众表示了歉意。他要告诉大家,自己已经与泰迪犬的主人达成了和解,自己也知道错了,向爱狗人士道歉。

  但网络暴力并没有放过童先生一家。节目播出当晚,童先生和妻子王女士发现,有人开始威胁他们的大儿子。“我的QQ头像是我大儿子的照片,资料里面还有他班级学校的信息,有人就说要搞他。他妈妈当时看到后,情绪就很不正常了。”童先生说,对方指名道姓地针对他15岁的儿子,那种巨大的恐惧感让夫妻俩喘不过气来。6月22日上午,绝望中的王女士选择了割腕自杀。

  

  ◆2018年4月19日,在陕西宝鸡的一家麻辣烫餐厅内,一名男童拨开软门帘时碰到了旁边的一位孕妇。心生不满的孕妇在男童出门时伸脚将其绊倒。男孩家属报警后,涉事孕妇投案自首。

  4月21日,一位网名为“虎头虎脑的粥宝”的网友因一些个人信息与涉事孕妇相似,被误认为当事者,并受到一些网友的言语攻击。她无奈关闭评论,举报对其进行言语攻击的网友,并多次声明自己怀孕已35周,下个月就生产,并非视频中的孕妇。她表示,自己已不堪其扰,生活和身体受到了严重影响。

  说法

  已被纳入刑事法律范围

  北京师范大学互联网发展研究院院长助理吴沈括表示,“人肉搜索”已纳入刑事法律规范范围内。他表示,在《网络安全法》和《关于办理侵犯公民个人信息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下称《解释》)正式施行以后,“人肉搜索”行为本身不仅涉及网络侵权责任,还可能涉及刑事责任,尤其是侵犯公民个人信息行为,若达到情节严重入刑标准,则可能产生侵犯公民信息罪的刑事责任。

  吴沈括解释称,两高的《解释》将“通过信息网络或者其他途径发布公民个人信息的”和“未经被收集者同意,将合法收集的公民个人信息向他人提供的”行为认定为《刑法》第253条之一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中所规定的“提供公民个人信息”。其中个人信息包括姓名、身份证件号码、通信通讯联系方式、住址、账号密码、财产状况、行踪轨迹等。

  但是,他也指出,网上“人肉搜索”、“提供公民个人信息”并非全部具有刑事违法性,而是有一定门槛的。除了要满足刑法中“违反国家有关规定”这条,还要在确定缺失正当理由的情况下,评判是否具备“情节严重”的情形。

  “应当让这些‘键盘侠’感受到违法成本,比较高才好。”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中国消费者协会专家委员会委员朱巍表示,现在就是违法成本太低,导致互联网变成“发泄场所”,“这样的网络是可怕的”。

  他还表示,应当强化法律适用,加大惩罚力度,对于传谣者,限制其账号,对于披露他人信息于网上、演变成“人肉搜索”的首要分子,其应当承担刑事责任。